在PJ工作的第60天

60天前,在飞往马来西亚的飞机上,我还在为离开上海,和家人朋友以及每日朝夕相处的同事分别,而感到伤感难过。60天后,在这个已经不再那么陌生的“新环境”里,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敲打键盘,...